第三大飼料廠國興進軍蛋業,屏東神秘家族掀雞蛋大戰
第三大飼料廠國興進軍蛋業,屏東神秘家族掀雞蛋大戰
15
Jul

第三大飼料廠國興進軍蛋業,屏東神秘家族掀雞蛋大戰

山水畜產董事長林鳳春(右2)、總經理魏尚將(左2) (文:游羽棠、攝影:程思迪)

疫情讓每日消耗量高達二千四百萬顆的雞蛋業,需求慘跌。一名入行超過二十年的蛋業主管感嘆,「這是第一次連傳統市場都賣不掉,嚴重回堵,銷售量只剩兩成。」當產業慘澹度日,山水畜產卻一枝獨秀,靠著兩週內推出即食茶葉蛋,補上需求缺口,營收逆勢成長一○%。

疫期低谷,反砸八億蓋蛋廠

它的快速應變還不僅於此,五月疫情加劇,它卻推進投資時程,敲定今年第四季動工,花八億元建造全台第二大規模的雞蛋處理廠,廠房面積一萬多坪,一口氣囊括洗選、液蛋及加工食品等設備。

為什麼在企業普遍儲糧的疫情期間,山水畜產反而加碼投資、擴編人力?

原來,它背後的大股東國興畜產,正對蛋產業展開積極布局。這個從屏東發跡的神秘家族,從事畜牧、飼料業起家,近年躍居繼大成、卜蜂後的第三大飼料廠,在前兩大廠都採取垂直整合、加入蛋產業戰局後,國興林家也從山水畜產切入,打算強攻中高端市場。

講起山水畜產,或許知道的人不多,但它旗下品牌「大武山牧場」卻名聲響亮,麥當勞、摩斯漢堡均使用其蛋品,全聯等通路也買得到。很少人知道,其實兩年前,這家企業已經悄悄易主。 現任山水畜產董事長林鳳春,也是國興畜產副董事長。國興由林桂添家族創立、經營,在肉鴨、蛋鴨、有色雞(土雞)等飼料領域,皆是市占第一,整體市占第三,去年營收約七十億元。 過去,它低調耕耘本業,兩年前,卻選擇接手山水畜產前任大股東台禽的股份,增資拿過半股權,為的是跨出本業的投資機會點。

「台灣農業升級最慢的就是蛋雞,還有七五%養殖戶設備非常落後,在技術跟財力都是弱勢,」林鳳春說。 依中央畜產會統計,台灣蛋雞場飼養規模平均僅二萬二千隻,仍停留在人力密集的飼養。規模小,缺乏技術、設備升級的資本,許多雞農二代不願接班,供給出現缺口。而近十年,台灣爆發過九次雞蛋食安事件,除了出事蛋商退場,也讓消費者對雞蛋有更高要求,撐出大企業投注資源,做差異化生產,搶占市場的空間。 也因此,國興看準尚未被滿足的市場,加碼投資。特別是山水擅長的高階品牌蛋,雖然每顆蛋比起傳統市場散裝蛋貴上一倍,仍供不應求。 除了機會,它也有不得不為的壓力。在各大上市飼料廠加入品牌蛋市場後,林鳳春也擔憂,「山水在品牌蛋經營是先驅,不應該淪為大企業夾殺掉的畜牧場。」

卜蜂二○一六年跨足蛋雞事業,與老牌畜牧場合組瑞牧食品,另以瑞福食品經營不同客群;大成雖然二○一八年才找來日商昭和合資成立中一食品,卻早已耕耘多時,二○一三年就成立蛋品事業部,目前已是台灣市占第一雞蛋供應商。如今,大成在蛋雞飼料市占第一,超過三成;卜蜂今年剛落成全新AI飼料廠,力拚市占率兩成。

高階市場熱,也防敵手夾殺

飼料廠攻蛋業老三國興,砸錢挑戰前兩大 「我們(以前)沒有很大涉入,蛋雞飼料量很大,但獲利很差,我對這塊不太有興趣,」林鳳春坦言。但高階蛋的市場需求大,讓他們看到機會點,而且這個市場仍處戰國時期,尚未有絕對優勢的贏家,換言之,必須加快速度,先搶先贏。

另一方面,競爭對手也在全台積極插旗,山水再不動作,恐導致客戶倒戈。「我們的客戶會一直問,你們到底要不要做?如果你沒有要做,我不等你了,有人(飼料同業)在找我們一起合作,」林鳳春坦言。 國興對新事業的重視,展現在由二代林鳳春親自領軍,擔任山水董事長,親自拍板策略。她在採訪過程中數度強調,「國興跟山水聯手,不是要做最大,是最專業。」

事實上,大武山牧場原本就是國內飼養量最大的單一蛋雞場,飼養量將近七十萬隻蛋雞。幕後功臣魏家父子,總經理魏尚將擅長牧場管理,曾任職台禽。而二代、總經理特助魏毓恆主掌銷售,以單一牧場為號召,打響品牌。 魏毓恆推動大武山牧場運用數據管理,不只讓雞蛋產量穩定,還能預測下週蛋量,提供客戶訂貨參考。「產量穩定,變動幅度只有一般牧場的四分之一。」

此外,大武山也運用科技讓生產過程更衛生,母雞生蛋後,離開母雞屁股、經過撿蛋、洗選、包裝,直到消費者打開蛋盒,「他是第一個摸到這顆蛋的人,」他驕傲笑說。 未來要用牧場數據分析系統,加上國興的飼料專業,成為標準化管理方法,把成功模式複製到更多合作牧場,快速壯大飼養規模。 然而,市場質疑,該品牌是以單一牧場號召,標榜在大武山下的好山好水孕育雞蛋,一旦與其他養雞場合作,如何與其他品牌區隔? 對此,林鳳春已有規畫,未來仍要保有單一牧場的「可控」優勢,確保合作品質。首先,國興從手上的飼料客戶名單篩選出養殖規模十萬羽(隻)以上、二代接班的畜牧場,願意接受新觀念是重點。

「飼料只占一半,」魏毓恆解釋,單吃國興的飼料配方還不夠,他陸續培養五名儲備飼養主管,一旦確定與牧場合作,就會派一人長期駐廠,確保飼養標準一致。這雖然讓它的人事成本比同業高出三倍,卻是它能確保品質的必要支出。 未來,它也計畫與合作雞農交叉持股,邀請雞農入股山水新設的洗選廠,而山水則入股合作畜牧場。不只讓飼養升級,還可以共享品牌效益。

兩個畜牧二代聯手拚上市

有了合作方,他們接著升級自家軟硬體,成為山水二.○。 首先,設立規模更大、多功能的雞蛋處理中心。「一批蛋進來,不管什麼規格,都會在裡面有最好的去處,品牌蛋、液蛋,有些是加工蛋,集中處理,」林鳳春描繪規畫。 接下來,他們還要攜手把山水畜產推向公開發行,目標在明年底,成為台灣第一個以養殖農業上市的公司。魏毓恆解釋,規模化農業買設備、擴廠需要大量資源,目前酪農、白肉雞產業都已有穩定領先群,但蛋雞業卻仍非常分散,即使是大成,市占也不過一○%,山水仍有極大成長空間,需要更多資金投入,拚出精緻市場。 而這是國興從專注2B跨足2C的布局,它不但將是集團第一個上市公司,也為國際化打前鋒,「讓消費者因為它是上市公司更信任,在跨國合作上更有信賴感。」林鳳春解釋,先進的蛋雞場有機會往東南亞擴充,「這些科技跟經驗都是可以帶著走的。」 這個台灣人熟悉的食材供應商戰,沉寂了四十年,正在大洗牌中,疫情也阻擋不了競爭的腳步。林鳳春很篤定的說,「可以期待,五年後,局面會跟現在有很大差異,農民覺醒、農企推波助瀾,會讓產業很不一樣!」

新聞來源:https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Archive/Article?StrId=7004114

10194